侯自强走进科学家精神报告会细述中国数字化浪潮

-----看准方向 勇于创新 大胆实践

  • 国科大
  • 日期:2021-10-27
  • 77

       侯自强

      讲起那些与国家发展脉搏跳动的经历和故事,历历在目又感慨万千,面对刚刚起步的后辈青年,充满期待也信心满满……侯自强身上不难发现前辈学人的共同特点。“在数字化大潮中冲浪”,他对后辈发展的期许是“看准方向,大胆创新,勇于实践”,这也成为他半个多世纪科研生涯的注脚。

       10月20日,曾任中国科学院秘书长,声学研究所所长,数字信号处理、数字广播、通信技术专家侯自强走进“传承老科学家精神 弘扬新时代科学家精神”系列报告会,带来题为《在数字化大潮中冲浪——看准方向,大胆创新,勇于实践》的讲座。目光炯炯,坐姿笔挺,微微泛红的面庞含着笑,这位“80后”“冲浪者”向国科大师生们讲述自己从声学和信号处理到数字技术、宽带通信技术再到信息消费电子产品,那些与国家发展一同前行的科研故事。

        如今虽退居二线,侯自强仍然每天关注时事新闻,越来越笃定数字经济会成为中国的未来。“一直以来相应的政策法规以及治理系统都在不断完善,今后数字经济将对中国经济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一颗永远年轻的心始终与国家走向同频共振。

自力更生,起步不惧从0开始

  教科书与影视作品中的情节正是侯自强的真实科研起步。“苏联专家拿来的资料,我们只许看,不可拍照抄写,于是大家只能在房间里看完迅速背过,再马上出去记下来……”然而上世纪60年代中苏关系突然恶化,本就艰难推进的中苏联合南海水声考察被紧急踩下刹车,失去了指导和一切参考资料,往后的路,中科院声学所团队只能自己摸索着走完。从那时起,侯自强下定决心开始研究中国自主的声呐信号处理。

  从无集成电路无晶体管计算机甚至需要手工串磁芯,到1967年成功设计出我国第一台全晶体管多波束近岸声呐;从拆解家用彩电这类一切手边可用材料器件改造使用,到70年代研制成自适应波束形成计算机;从80年代主持第一代全数字化潜艇综合声呐,到构架起水下无人平台固定移动结合的传感器网络……

  侯自强回忆中这一本从无到有的“数字进化史”,记载着的不仅是一代人无惧无畏的筚路蓝缕,更浸透着前辈科学家精神气质:“面对如今多变的世界格局,我们尤其要坚持自力更生,一刻也不能放松。”

  “侯老师的科研之路,就像是我国通讯事业的发展史写照,波澜壮阔,直抵我心。”老先生对科研事业的热爱、对待问题的严谨态度感染到2021级地球与行星科学学院硕士研究生赵微,她希望自己能像候老先生一样一直秉持着前进的、思考的心。

咬定青山,不被强大对手所屈服

  “打破固有局面和认知是特别困难的。”上世纪九十年代末,通讯技术正经历从电路交换到分组交换的体制革命,侯自强认定,IP技术将成为未来通信技术的主流,形成并提出了宽带IP网概念。1998年的香山科学会议上,侯自强正式提出,采用DWDM技术与吉位路由交换机配合,直接在光缆上架构宽带IP网作为基础骨干网的技术构想,建议以这一成本更低、效率更高的技术逐步取代当时处于主导应用地位的ATM和SDH技术,在业界引起很大震动和激烈争论。

  为使我国通信业能抓住宽带IP网带来的历史机遇,实行跨越式发展和迎头赶上的战略,即使在一片质疑声中侯自强也牢记着汪德昭老所长当年的话坚持推广下去:“搞科研要像老鹰扑兔——看准方向,找准目标!”于是,1999年2月在国务院办公会议上,侯自强代表中国科学院等单位做报告,提出建设“宽带互联网(示范工程)”的建议。朱镕基总理接受此建议,并决定成立中国网通公司实施此项工程,进行商业运营。

  当看到京-津-石光缆网上的试验成功时,侯自强心头的石头,落下了。此举一下消除了各方面对宽带IP网应用于商业运营广域骨干网的疑虑,根据此技术方案建设的CNCnet也按计划投入运营,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商用的IP over DWDM宽带IP骨干网,被评为2000年我国十大科技成就之一,由此,全国宽带IP广域骨干网的建设正式起航。

放眼未来 科研不只是技术问题

  站立前端的数字事业需要迎着时代的风浪,时刻调试航行装备,与普惠性、共赢性、秩序性的发展追求交织碰撞,激荡出热烈的回响。

  电信网IP化,3G演进到4G,数字信号处理技术研究中心走向国家网络新媒体工程中心……半个多世纪的科研旅程中,侯自强始终敞开胸怀,求索发展潜力,进行自我迭代升级。

  老凤将雏过小桥。讲座结束的师生交流环节中,侯自强希望国科大学子们,也能多多参与到这个浪潮中来:“数字经济的大门始终是向大家敞开的,如今步入工业互联网时代,蕴含着更多新机会,大家要相信自己,尽早接触实践和实际,任何大事也是一点一点学起来做起来的。”

大门敞开的数字科技事业,包含的绝不仅仅是技术问题,而科技设想落地为行业标准,需要处理各种关系。而多年与国际电信联盟(ITU)打交道的经历让侯自强深知,“科技问题也会发展为政治问题。”

  2019年9月,华为、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和工信部联合向国际电信联盟电信标准化咨询小组提交“新IP,塑造未来网络”文稿,建议启动战略转型讨论。遭到美国和IETF等的强烈反对,质疑国际电联是否有权修改IP协议。就这样,侯自强目睹了新IP之争如何从技术领域扩张到标准制定权、行业主导权的争夺。从科技问题扩展成政治问题。这背后是不同生态系统利益集团之间的博弈。

  这个故事让2021级电子电气与通信工程学院硕士研究生李石深受启发:“破解科技问题,需要多种智慧,还需要洞察全局形势,在数字经济的潮流下,给我们年轻的科研学子生长出了更多时代机遇,也提出了更高的素质要求。”

  “发展多种生态系统的合作竞争新生态系统来主导IP的演进”,侯自强相信这样一种和谐共存的发展模式,是未来加速数字经济的发展的坦途,也是科技大潮生生不息的共同旋律。